等著種下期的黑豆,照前輩的說法至少要打兩遍減少牧草,理想狀況是上期打進去的黑豆還沒出來草先打死。最後豆多草少。

無奈雨一直下。打了一遍後一直沒辦法打第二遍。 打進去的黑豆已一個個活潑潑地生出來,要打進去心也痛、土也黏、時間也來不及了。

風鼓 下雨風鼓沒處放收在廁所旁邊。

想說今天該好天氣了吧,清晨就是細細的雨,終於停定後出到屋外,不行已經是秋天了。

種豆的季節已結束了。

小川紳二拍稻子時說,稻子一季就是一個世代生命周期的結束,它們的時間想必比人的時間快的多。黑豆也是這樣吧,在它們眼裡一定覺得我的動作慢得很。

"要種了啊"  "要拔草了啊" 

趕不上作物時間的農人,是失敗的農人。

 

但是失敗也有失敗的態度,打進去的豆子已經發芽了,這最後一期我一定要好好地一點不浪費地收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ilvia 的頭像
xilvia

晴耕雨讀,有時養養小孩

xil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