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初五

今天試著整地,小小兩個前日鏟過草的畦,我跟蘭香阿姨鬆半天土就承認不夠力。趕快修理耕耘機,想把地先打鬆了再整。師傅來整修了小鐵牛,再示範如何使用。我們都沒用過它,雖然看起來比開車簡單一點,但小鐵牛說小也至少有六、七十公斤,又有十幾扇鏟刀武裝,我看著可是戰戰兢兢,提醒自己千萬別劃斷了腳。

在蘭香阿姨的巧妙操縱下兩畦土輕鬆就打好了,吃石油還是比吃米飯有力一點。之後整地的第一步就是先將翻出來的討厭草根--臭頭香給撿乾淨。這可不是容易差事,先不說小小一快地就有多少草根了,顏色緒紅的草頭在我這個菜鳥眼中更是難以和泥土分清楚,往往走過之後蘭香阿姨就會說「噯,又沒撿乾淨,妳看還有這麼多!」不過蘭香阿姨也知道很難除盡,所以最後再用耙子耙到邊邊,這樣之後就算長出來根也比較淺比較好拔。

臭頭香這名稱則可是大有來頭,大家知道明朝開國皇帝朱元彰就有個臭頭,他小時是個叫化子,最喜歡在草地上滾來滾去,可癩痢頭上的瘡疤被草刺刮可痛,痛他就胡罵一通,滾到臭頭香上可不得了啦,這臭頭香軟軟細細的,朱元彰躺在上面不痛不癢舒服的緊,於是他就說啦「嗯,好草好草,你們對我可真好,我要你們以後處處長,快快長,長的又好又多」。皇帝金口一開,這臭頭香就成了農人的大敵了。蘭香阿姨說這有可能只是農人說故事的時候亂編的,過幾天再來拔草的時後她也實際示範了一次:
「這臭頭香真難拔,都是朱元彰害的啦,王八蛋!!」 就像這樣。

極機密-做畦撇步大解析
做畦周圍堆高,易保留水。

    全站熱搜

    xil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