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初五  午後雷雨
八月十二  秋颱辛克樂

採收黑豆,到今天前前後後也有十天了。八人次雇工收割,廂型車來來回回近二十趟搬運,終於將黑豆連梗帶莢的運至廣場曝曬。幾分地的收成,偌大廣場卻不夠鋪,枝條佔據大部分空間,無法均勻散開的豆堆太厚,下層豆莢曬不到陽光;正午頂著烈日耙翻,一叢叢的豆藤可沒稻穀好使喚,難施力不說,乾硬的枝條更足以讓防護不夠的人負傷而回。而秋日天氣不穩,傍晚時一場陣雨,常備的帆布蓋不全這許多豆枝,我們來不及調整收拾,淋濕了大半,白天曝曬的努力都前功盡棄,已熟落的黑豆這一泡更是要發芽報銷了。

之後我們學了乖,先換了大片較輕的塑膠布,更勤觀天象,只要天一陰傢伙馬上就上了,少曬一點總比又被淋濕好。如此在秋天熱度不高的陽光下反覆三四天,終於快接近完全乾燥,偏偏辛樂克又來攪局。

氣象預報見到這顆還在外海數佰哩且不知會不會侵台的熱帶氣旋時我就有點擔心,好不容易快完工了,要是又被颱風吹濕吹壞前幾天不就白忙了嗎?於是下午就先試打看看,部分夠乾會爆開的豆莢豆枝就先收了,剩下的只好請老天保佑了。

確定辛克樂要來襲後,蘭香阿姨嫌我們蓋塑膠布加石頭繩索的防颱工事太輕忽,黑夜中點著燈四人忙著強化補救,先把豆枝全堆到一起成座小山,用耙子手抱太慢,後來我們用了聰明方法,用滾的,蘭香阿姨說牛仔運乾草也是這樣;四個人像滾雪球一樣滾著越來越大的豆梗卷,同心協力八隻手「一、二、三!」地吆喝,由於場面實在太有趣,雖然疲累冬冬跟我還是忍不住笑個不停。「好像糞金龜喔」「但是糞金龜要倒立用腳推耶」「而且糞金龜有六隻腳」。蓋上塑膠布、綁好繩索後我們再壓上各處能找到的石塊、盆栽、重物,確定沒有過大隙縫讓風灌入,接著就是等待颱風的試煉了。

幸運的是,一夜風雨之後颱風已北移,帶給台東的只剩悶熱的焚風,雖然還未大功告成,至少應該挨過這次大危機了。

p.s.蘭香阿姨後來在屏東問到可以用稻穀收穫機收割,如此可以直接取豆莢曝曬,那應該就容易多了。

    全站熱搜

    xil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