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曆八月初三

重返都蘭,日光氣溫都與一個月前大大不同。
太陽起得晚了,威力也沒往昔高強,照在地上的影子都黯淡許多。不再酷熱,流汗後馬上感覺涼意。夏天竟是這樣短的。只有紡織娘仍鳴唱著延續夜晚的夏季。

在龍過脈履戰履敗後又回到了都蘭,準備跟隨蘭香阿姨度過充實的農忙時節。甫抵達先鏟個草小試身手,鏟草用的鋤頭是這樣的,之前在龍過脈就是誤用了這種鋤頭整地挖石頭,壞得快不說,難使力又挖不深,菜鳥農第一個就沒有利其器難怪鎩羽而歸啦。

鏟草的鋤頭大又寬,揮起後盡量讓它平平插進表土,再長長地拖拉草根,遇見根紮得深的就或鋤或拔殲滅,小小一塊我跟蘭香阿姨兩人合力不用一鐘點就完成啦。幾個月訓練下來雖然還是又天又菜,起碼體力進步了,至少比較有本錢面對未來的挑戰哇哈哈。

邊工作蘭香阿姨邊說起前陣子去大陸遇見的奇女子,花了二十年在沙漠種樹,親身見證當地氣候因此改變;反觀我們這兒倒是挺有化森林為荒漠的本事。

邊說話邊工作更不覺得疲累,耕作這事還是兩個人比一個人好,一群人又比兩個人好了。蘭香阿姨重提想徵召十個人組農耕隊的事,要我去部落格上放話。我的部落格恐怕總收視率也不足十個人吧,不過反正寫了放著我們先做做夢也好。

Bonus:假人蔘

    全站熱搜

    xil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