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龍過脈滿一禮拜了,昨天蘭香阿姨和蘇伯伯來大家抬槓比較晚,今日就晏起,七點多才打開門準備工作。

咦,好像哪裡怪怪的。是我看錯了嗎?再看一次。


嗯,沒錯,真的只有一隻。


 


等一下!為什麼只有一隻!?一雙鞋應該有兩隻吧!!就像一般人有兩隻腳一樣啊!!


一瞬間我只能說出「幹!」一定是被哪條笨狗咬走了!走出來一看,昨晚倒進廚餘的堆肥架也歪七扭八。


啊!我懂了!一定是笨狗想吃廚餘,又突破不了我的堅固堆肥架,憤而咬走拖鞋以茲報復!!


「為什麼昨晚沒把拖鞋收進來呢?」悲傷、懊惱、震撼下為了我最喜歡的拖鞋,也只有幹聲連連地踏上尋找的旅途。


懷抱幽微的希望,我沿路揣想壞狗的心理模式「嗯,如果是憤而咬走的話,應該會生氣地嘶咬一番然後甩至路旁。」於是認真地翻撿路邊草叢,期待能瞄到一點粉紅蹤跡。


或者牠飢腸轆轆,吃不到廚餘聞到我的臭鞋,遂無魚蝦也好帶回巢穴?!


於是仔細檢驗附近每戶人家的狗貓,逼供喊話觀察有無內疚之情,並以火眼金睛掃瞄窩巢有無嫌疑(但不敢前進翻找以免主人不爽或犯狗/貓挺而攻擊我)。


無功而返,但仍不願放棄(只餘一隻鞋比只剩一隻襪子更可恨),拿著落單的左腳挨家挨戶拜託「如果看到麻煩不要丟掉通知我」。顏面盡失,可也害怕錯失任何機會。


務農以來最大災難,此誌。

    全站熱搜

    xil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