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 夏耘

義隆大哥和曉萍姐都親切的很自在。待在農莊的第二晚,大雨未歇,窗前滿園果樹、蔬菜,讓人有些寂寞。想念我的琴。

剝黑豆時義隆大哥提起好幾個人、說了許多故事;這些勇敢的農友激起我的熱情,在台北無所事事而頹靡的心志也在重見田園勞動一番後強壯起來。立下辭職的決心,準備在東部找塊小小的地試身手。

花蓮、玉里、壽豐、鹿野好像都不錯,看哪有適合的地或工作就蹲哪兒。原先是這麼想,但盯著漆黑曠野,一個人孤仃仃地好像很無聊呢。

    全站熱搜

    xil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