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東 都蘭山腳

來到蘭香阿姨這裡剛滿四個日夜。沒做什麼大事。 吃飯、睡覺,跟著串門子,或聽來訪的客人朋友抬槓。 蘭香阿姨開頭也不知道拿我怎麼辦。
以前訪宜蘭賴青松,這位出了名的農人往往見多了同我這款「症頭」的怪咖,「很辛苦喔」「做得來嗎」種種恫喝懷疑驅趕不走,卻也沒準備收留學徒,只能好生相勸,提點些訣竅建議,誠心祝福。

農鄉生活節奏不同城市,計量時間的單位依從日頭月娘,一日一日一夜一夜地過,一天往往只完成一件事便算,很少看時鐘,看了也不會依循刻度做事。 我也好似某種植物一般,四個日夜下來與蘭香
阿姨互相摸熟了性子,「味道對了」她說,暫時恩准我留在園中,看看會長成什麼模樣。

一開始分配的工作是育棉花苗,種子泡水後種入培養土中。

14天後的棉花苗 被蝸牛幹掉不少

今天進階課程是除草,我本來有些疑惑,不願把地拔得光禿禿的,想說樹苗已挺高了,雜草擋不到它;瓜苗附近拔乾淨,其他地方就留著保護水土不是比較好嗎?於是做得有些不情願,等蘭香
阿姨回來問清楚,樹苗根系尚弱,搶不過雜草;瓜苗沒草長得快,不拔乾淨會沒地方長。於是我服氣了,農人為了保護作物,就得與敵人作戰,小小的幼苗還打不贏雜草大軍,等他們身強體壯了,就能放手讓他們和平共處。 這確實是功利市膾,但我們要乘涼、想吃瓜,就不用裝聖人。 

    全站熱搜

    xil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