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 折薑
農夫初級班早晨例行公事:巡視尚小的版圖,包括五十盆等待發芽的棉花、一畦被波斯菊佔領的六神丸*,還有練習拔草的瓜樹苗三畦。
早飯後,蘭香
阿姨取出兩大麻袋,已經練了五天跟屁蟲功的我馬上黏上去,只見一袋滿是尚沾土的薑,一袋空空。蘭香姊坐下取薑端詳一會,掰成數段,有些丟入那空袋,有些丟在旁邊地上。她說袋內的要留作來年植薑的種:「頭」,其他不能作種的拿來吃就先放地上;挑選種第一就看有沒有會活的芽,一塊頭芽最好不要超過兩個,免得在土裡互相干格長不好,薑農因為收成很大部分須作留種所以成本很高,且同地六年才可再種。 示意圖

之二 貼標
立法院不知何時修改了食品衛生管理法,似乎在十七條規定所有加工食品都需標示營養含量,九七年一月一日生效。但蘭香
阿姨並沒收到通知,美濃兩代米張正揚與他母親也沒有。

三月他們被抽查違規後才知道有這新規定,可罰款三至十五萬元。兩代米的手工蘿蔔干就此回收下架,蘭香
阿姨本比較粗,付十幾萬給檢驗局,換來一疊載有:熱量60大卡、脂肪0克、醣類12克等等的貼紙,與往後不被國家罰款的權利。 蘭香阿姨很不服氣,認為這是制度化地抹殺小農;我也很擔憂,想找時間研究這個題目。小農如何在制度化與食品加工工業的遊戲規則中求生?以聯盟、合作社方式成為在這遊戲中發聲爭權的集體,會是一條可能的出路嗎?未來希望能研究國外類似案例尋找適合策略。 總之為了生存我們下午仍帶了標籤貼紙,前往台東幾家販店給尚未回收的醋瓶上標籤。

*六神丸,是蘭香
阿姨準備種來泡酒的藥草;山區民眾常拿來急救蛇咬蜂螫。外傷腫脹也很有用,全棵搗碎混冷飯敷在患部對帶狀皰疹亦有療效。也可滴蛀牙。

p.s. 蘭香
阿姨閱畢我寫的文字,擔心地問了一句「說六神丸有療效會不會被捉啊」。因為最近她為了即將推出柚子茶的廣告跑了好幾趟衛生局,生怕其中諸如「消食解膩」「助睡眠」等從小用到大的老知識,會被判為不實廣告處罰。 市面上確實很多明星名人代言的減肥藥等等以食品註冊卻大稱其藥用功能,但老祖宗傳下的智慧難道非得經西方科學在實驗室驗證,私有化為專利才能生存嗎?
  曬太陽的薑田,後來蘭香姐說間隔太開太浪費又調整了一次。

    全站熱搜

    xil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