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冥冥中有神助地瞄到報紙地方版的小塊訊息,沒有錯過台東社大的抵抗核廢座談,還碰到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的青年軍,包括耳聞已久的崔愫欣。整個就是很嗨,從默對山水的靜定中躍出來。

綠盟的刊物還沒仔細讀,第一個想法就是撐得起這麼多工作人員真是了不起。後來討論到抵抗策略時一直隱存的經費問題終於現身,我也開始感到微微的罪惡。

當時受到蘭香阿姨感召有部分也是嚮往她提出的理想:環保人士可以靠友善環境的事業生存。當然靠小額定期捐款也是組織擴大影響與草根培力的一環,可是如果可以的話我想靠與環境和平共處的事業做他們的大戶。

雖然抱持這樣的想法,可是我的初衷仍是因為嚮往耕種、與自然相處的生活,因此設定的目標也是先打平或不要虧太多就好,但這樣有多少餘力投注公共事務?出錢出力?而且就像阿寶在女農討山誌說的,一塊已開發的地越能物盡其用,越多未開發/不應開發的土地能保存、還給天地。即使以再怎麼自然、有機的方法耕作,農地畢竟已經不是森林、不是濕地了。人類既然已經開墾荒野,便有責任努力達到目標:生產食物餵養眾生,而不是田地荒廢休耕還硬要噴一堆殺草劑佔著茅坑不拉屎。

並不是自己偷懶悠閒地散漫農事。我是很緊張得繃著皮工作的,但抱著虧錢打算跟期待盈收的心態就是不同、企圖心也不同。大概從來就是受雇於人等著薪水進帳戶,創業賺錢真是一點概念沒有。那就先立下目標:今年希望能有盈餘,有的話10%捐給環保團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ilvia 的頭像
xilvia

晴耕雨讀,有時養養小孩

xil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